轩辕十四

微博@轩辕十_四。刷欧美圈相关,JR大本命,派派二本命,墙头还有戴涵涵一美etc
Lofter也刷全职,黄少天中心,喻黄叶黄周黄什么的无差别食用

汉化组招募-翻译/填字

突然想起躺在电脑里的鹰眼v3……社畜真缺时间

AIN:

急缺翻译和填字


超级崽汉化组:



人手不足,想填完哥谭学院的坑比较困难。




所以这次来招一下翻译/填字。








要求:







1.关于翻译:有时间,有兴趣,对英语水平有信心。




2.关于填字:会一点PS最好。




3.经验非硬性要求。有的话最好,没有但愿意学的也可以进来后教。











联系人: @AIN 


老福池子歪出妖僧【仓管x1
福袋一言难尽,彩圈狂阶以为是黑狗,空欢喜【仓管x2
莉莉丝二宝,太吃材料暂时养不动
睡了睡了,什么辣鸡游戏

【虫蝙/大学AU】The Right Position


正确定位

简介:Bruce Wayne Jr与Peter Parker的普通大学生活【大概……】

预警:家长组OOC!少年组放飞!私设如山……以及薛定谔的更新!


楔子

“你确定……”

“我确定,父亲!”

布鲁斯放下手里正在收拾的书,转过来面对他忧心忡忡的父亲。

自从两个月前他宣布要在大学自力更生后,他的父亲就一直处于这种莫名的焦虑状态,一遍又一遍询问他是不是认真的,在确定他心意已决后,又试图插手每一件和“独立”相关的事。这套明显不是一个普通大学生负担得起的精装高档复式公寓,是布鲁斯对父亲做的最大让步。

“父亲,你一点独立生活的技能都没有,不也好好地读完大学了?” 

他的父亲朝门外瞄了一眼,确认他爸爸没有注意到他们,才压低了声音得意地说:“我有哈维。”

是了。布鲁斯没忍住翻了个有违韦恩式优雅的白眼。可怜的哈维叔叔到博士毕业仍旧打着光棍,据说他父亲结婚时,当伴郎的哈维叔叔还被很多宾客安慰“天涯何处无芳草”。

 “为什么不要车?家里放着那么多车。没有车出门多不方便……”他父亲又开始了。布鲁斯真的要怀疑他的父亲是不是到了更年期,连听闻罗伊离家出走的奥利弗叔叔都比他淡定。

“家里的车都太惹眼了,我不想入学时就成为校园话题。”当了四十多年话题人物的哥谭之王对儿子的“低调做人”有点理解不能,但作为一个开明的父亲他还是顺着儿子的思路提出了一个折衷的方案:“要不我们去买一辆……雪佛兰?”

一个陷阱。他的父亲深谙谈判之道,示敌以弱,以退为进,这套公寓就是前车之鉴。看似是他的父亲一直在妥协,从独栋别墅到全景观顶层套房到复式小公寓,实则在最开始就“剥夺”了他租房的权利。布鲁斯一脚踏进父亲预设好的陷阱,等到他回过味来怎么就从租房变成了买房,公寓已经开始重装修了,他只能在电话里向祖父抱怨父亲的狡猾。

“我以为你不喜欢雪佛兰,布鲁斯。”

“我是不喜欢,但你儿子嫌弃家里的车高调。”

他的爸爸——是的,他有两位父亲,PG-13版的五十度灰——揽过父亲的腰,在父亲额角印了一个吻:“车以后需要了可以再买。”

父亲一把推开和他同一战线的爸爸:“我去帮阿福准备午餐。”气鼓鼓地离开了书房。

布鲁斯松了一口气,拿起收拾了一半的书,把《罗密欧与朱丽叶》塞进《柳叶刀》年刊和《自私的基因》中间,忍不住和他爸爸抱怨起来:“明天就开学了,为什么父亲还是……”

“甜心,你父亲只是没来由地觉得你要离开他了,担心你会被穷小子拐走或者和疯姑娘私奔什么的。”爸爸揉了揉他的头发,“你总是要长大的,但是答应爸爸,提前通知我们好吗?你父亲不擅长告别,他需要缓冲时间。”

布鲁斯怔住了。他完全没有想到父亲的焦虑源自这样一个感性的理由,他还以为只是父亲的控制欲发作。

 “你们父子俩又在密谋些什么?”他的父亲还在为刚才的小小失利不高兴,不情不愿地过来传话,“阿福说再五分钟开饭。”爸爸捏捏他的脸,先一步出去哄他父亲了。

 

好吧,我会找一个合适的时机和父亲坦白的。            


TBC

偷偷許願池

Mark for later

哈芙妮:

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11189283/chapters/24983472

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11185164/chapters/24972414

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7992979/chapters/18294178

想看這三篇翻譯 ( 投硬幣中


英文廢跪求嘞T T

公告

V.君夜:

烛影摇红:



支持~


全职高手守护#叶黄#小分队:



#叶黄#这一tag从最初的冷门走到现在,已经在lofter上拥有了接近2w5的tag,这是和我们一样爱着这对cp的创作者根据叶黄二次元的形象辛苦产出的成果。如今《全职高手》的电视剧开拍在即,我们绝对不希望看到#叶黄#这个tag被三次元和真人化所影响。叶黄这个tag是建立于二次元的形象衍生出的tag,不管发生什么,都和三次元影视作品以及演员没有任何关系。一旦混用,任由tag被三次元真人相关内容入侵,后果将不堪设想,可能会让最初因为原作萌上这个cp的同好们无家可归。所以,为了保持#叶黄#tag的洁净,维护我们cp的一方净土,在此郑重呼吁:

  



  


1、#叶黄#tag仅指《全职高手》小说及动画中叶修×黄少天这一二次元同人cp。我们不希望任何和影视剧、影视剧演员有关的内容出现在该tag下,包括但不限于剧照截图、花絮互动、剧版梗、剧版人设的同人创作等。

  


2、影视剧中的叶修×黄少天相关的创作等请自行选择如#剧叶黄#、#电视剧叶黄#、#叶黄剧衍生#此类带有剧字样的tag,和原有#叶黄#tag需有明确区别。

  


3、我们绝对不接受#叶黄#tag和剧相关叶黄tag的混打现象,也请剧粉、演员粉不要用二次元叶黄同人图文去宣传剧版。

  


4、我们理解一部作品的影视化,也理解有人喜欢影剧中的人物和演员的心情。小说原作真人化,无论是剧情、人物形象还是cp的互动都不可能完全等同于二次元。希望双方互相理解,区分tag及时提醒tag修改更正,避免纷争。

  


5.再次强调,#叶黄#tag和影视剧相关tag必须全面分离!请每一个喜爱叶黄这一cp的同好团结一心,坚决守护、捍卫我们的cp和tag。

  



  



 

如何将人物写得更立体?

试一下

将军令:

      
受益匪浅,尽量试一试,不过感觉一时半会儿改不过来,而且会大大降低更新的速度……
     

一个奶味儿的嗝儿:

●觉得很有用,便搬运过来
●问题摘自知乎,答案摘自谢熊猫君
●作者:Chuck Palahniuk
●全文 http://litreactor.com/essays/chuck-palahniuk/nuts-and-bolts-%E2%80%9Cthought%E2%80%9D-verbs


从现在开始,在接下来最少半年内,你不可以使用“思想动词”。 
思想动词包括:想,知道,理解,意识到,相信,想要,记住,想象,渴望等等等等你喜欢用的动词。 
思想动词还包括:爱和恨。 
还有些无趣的动词,比如“是”和“有”,也要尽量避免。 



在接下来的半年内,你不可以写出这样的句子 
李雷想知道韩梅梅是否愿意晚上和他出去约会。
你必须写这样的句子
这是一个早上,李雷错过了昨晚的最后一班列车,所以只能支付了高昂的打车钱回家。回家后他发现韩梅梅在装睡,因为韩梅梅从来不曾睡得这么安静过。以往,韩梅梅只会把自己的那杯咖啡放进微波炉里加热,这一天,两个人的咖啡都加热好了。
你的角色不可以“知道”事情,你必须把细节展现给读者看,让读者自己“知道”到这些事情。 
你的角色不可以“想要”一件东西,你必须把这件东西描述给读者听,让读者自己“想要”这件东西。 



你不可以写 
李雷知道韩梅梅喜欢他。
你要这样写
课间的时候,韩梅梅总是会紧紧地靠在李雷经常打开的储物柜上。她单脚站着,另一只脚的高跟鞋则顶在储物柜的门上,留下一个高跟鞋底的印记,也留下她的香味。这样当李雷来使用储物柜的时候,密码锁上就会有她的体温和香味。到了下一个课间的时候,韩梅梅又会靠在那里。
也就是说, 你在描写人物的时候不可以走捷径,只能描写感官细节——动作、气味、味道、声音和触觉。



通常来说,写作的人把“思想动词”用在段落开始,先用这些思想动词陈述了段落的骨架,然后再来描绘。例如:
凯特知道她这次赶不及了。车辆从远方的桥那边就开始堵塞,挡住了八九个公路出口;她的手机电池用尽了;家里的狗还没有人带出去溜,这下肯定要把家里弄得一团糟;她之前还答应了邻居帮忙给花浇水……
你看,开头那一句“知道”把后面的那么多描述都给剧透了。不要这样写,如果你真的想写“知道”,那你可以把这句话放到段落的最后面,或者干脆改写成
凯特这次肯定是赶不及了。

思考是抽象的,知道和相信是无形的。你只需要用有形的动作和细节来描述你的角色,然后让读者来“思考”和“知道”,你的故事写出来就更好了。
爱与恨也是。
不要直接告诉读者
露西讨厌吉姆。
你应该像个法庭上的律师一样,一个细节一个细节的讲,把“讨厌”的证据一个一个列出来。
早上点名的时候,老师刚念完吉姆的名字,在吉姆刚要答到的时候,露西轻声的说了句‘呆逼’。

刚开始写作的人常犯的一个错误就是把他们写作的人物孤立起来。作者可能在写作的时候是一个人,读者在读书的时候可能是一个人,但是你笔下的人物只可以在很少的时候是一个人的,因为一个被孤立的人物会开始“思想”。
马克开始担心这趟出门会花太久的时间。
更生动的写法是这样的
公车时间表说车12点的时候回来,马克看了下表,已经11点57了。这条路一路看到头,都没有公车的影子。司机肯定是在很多站之外的地方偷懒停车睡午觉呢。司机在会周公,马克却会因此而迟到。当然这还不是最糟糕的,司机可能还喝了点小酒,最后载着马克开着开着就撞了……
一个被孤立的人物会进入想象和回忆中,但是即使这样,你也不可以用”思想动词“。



而且,你也不可以用”忘记“和”记得“。你不可以写
莉莉还记得吉姆是怎样给她梳头的。
要写成
大二那年,吉姆会用自己的手温柔的给莉莉梳理长发。
不能走捷径,要写细节。当然,尽量不要让人物孤立,让人物互动起来,让他们的动作和语言和展现他们的思想,你作为作者不要去干预你的人物想什么。




另外,在你努力避免使用“思想动词”的时候,尽量减少“是”和“有”这样单调的动词。
不要写
“安的眼睛是蓝色的”或者“安有蓝色的眼睛”。
要写成
安轻咳了一下,用左手轻轻的拂过脸庞,把烟从她蓝色的眼睛旁边拍散,然后她微笑着说……
尽量少用“是”和“有”,试着把这些细节掩藏在人物的动作后面。这样,你就是在展现你的故事,而不是简单的说故事。




你如果真的按我说的在写作时候给自己这些约束,你一开始会很讨厌我,但是过了半年之后,你就可以不再纠结这些约束了,到时你就习惯了这样的写作方法。

汤上一位太太的脑洞,好赞啊啊啊啊!!!!!连训练都不忘这么黏糊糊甜腻腻的【啾的姿势略下流呢

累并快乐着!明年继续!

杭州slashonly:

展会现场图REPO!包括NPC大合照、摊主、游客、摊位、Fanvid现场、签绘墙等

感谢slo2当天所有的游客、摊主、NPC你们都辛苦啦!!

鹰眼中心小料本【巴顿特工的生存战略】杭州SLO2场宣

没错,我又来推销这个片段灭蚊式的鹰眼小料啦~\(≧▽≦)/~

8月16日杭州Slash Only2,官方摊位有售

价格依然是3 RMB,一共30本

STUFF:文本 by 轩辕十四,封面 by 勺子【新浪微博@Heather_NMind】

涉及CP有:队鹰,寡鹰,铁鹰,锤鹰,蝙蝠鹰,基鹰,以及EB白五阔佬猫有提及

求顺手带走

【我真的不想一路从帝都背过来,最后再背回家烧火_(:з」∠)_

十八线超级英雄需要怜爱



【银鹰】A Day Without Pietro 4-5

A day without Pietro

皮特罗不在的一天

BY 轩辕十四


1-3


13:00p.m.

费了一个绿巨人的力气,克林特把满满当当一购物车的东西塞进了开来的路虎里——这已经是斯塔克车库里最低调的车了。

少了壮劳力果然不行啊。克林特把自己摔进驾驶座里,狠狠地吸了几大口可乐,才感觉自己重新活了过来。

副驾驶座上放着麦当劳的外卖纸袋,里面是小年轻分分钟吃完而克林特可能要分作两餐吃的巨无霸汉堡。克林特没抵挡住第二份半价的诱惑,还买了两个黄灿灿的布丁甜筒。

吃得差不多了,克林特擦干净手,发动路虎,打开车载音乐,满载而归。

开了十几分钟,道路两边的风景就换成了一望无垠的绿色。那时克林特也开着斯塔克最低调的车(一辆梅赛德斯奔驰),试图用一种轻描淡写的语气跟副驾驶上的皮特罗解释农场的来历。

很久以前他在一次卧底任务里对神盾安排的据点——一座小型农场——表现出了超乎想象的热情,以至于投诉信都要塞爆寇森的邮箱。任务结束后,他也就逐渐让自己淡忘了这件事。直到他生日(这说的是他被寇森捡回神盾的日子),寇森给了他这座“Safehouse”。

纽约之战后,但逢假期,克林特哪怕是拖着满身绷带也要回到他小小的农场来。对于他这样一出手就要人命的特工和复仇者来说,在这里他终于可以用那双沾满同僚献血的手种出一缕生机。

他说完这些,皮特罗从副驾驶探身过来,执起他搁在方向盘上的右手,放在嘴边亲吻。

“既然这样,那我陪你一起种好了。”皮特罗抬起头,认真而郑重地望进克林特的眼里,“两个人总比一个人来得强。”

在一片抒情的老歌里,克林特感动了三秒钟。

皮特罗趁着他被感动得有点难为情的瞬间,迅速把自己的StarkPhone往车载音乐上一插,劲爆的摇滚乐立刻毁掉了刚才伤感的气氛。

这死小子!

克林特气急败坏地举起手作势要敲皮特罗一个爆栗,皮特罗抱头缩成一团高声讨饶“我再也不敢啦“,一气呵成,好像暗地里排练过无数遍。

克林特觉得自己有心肌梗塞的前兆。

“Driver picks up music, and shotgunshuts his mouth!“

嘴上这么咆哮着,克林特也没去抢回被皮特罗护在怀里的自己的StarkPhone,梅赛德斯奔驰就这么轰隆隆地一路在乡间公路上远去。

 


15:00 p.m.

下午的阳光不错,克林特拿出他最爱的那把反曲弓和常年塞在他大腿枪套里的伯莱塔,坐在院子里的葡萄藤下,细细保养。

复仇者训练基地建成时,克林特谢绝了希尔担任教官的邀请,搬进了斯塔克的大厦里一直给他预留着的楼层,不时客串一把斯塔克的私人保镖。

那一天,克林特像往常一样,在靶场做日常练习。

就在他松开弓弦的瞬间,一道银色的光迅猛地从他身边掠过,带起的劲风让他不得不眯起了眼。

等克林特重新恢复视野,就看到皮特罗站在靶子前,手里紧紧地抓着他刚才射出去的箭,力道大地克林特都觉得箭杆快被他捏断了。

“为什么不等我……不来当我们的教官!”

该来的逃不掉啊。在克林特撇下还在加护病房的皮特罗,一个人去干点见不得光的活的那天起,克林特就已经预见到这样的场面了。

“我能教你们什么?”

克林特反问。皮特罗张了张嘴发现说不出个所以然来,只能变本加厉地瞪着他。

“教你们被反派洗脑后如何高效地攻陷己方指挥部屠杀自己的同事?”克林特背过身,深深地垂下头,表情苦涩,“还是教你们如何为了救一个只会射箭的凡人而白白送命?”

无言的间隙胡乱搪塞了沉默。

克林特看着自己的手,粗糙的纹路,布满了茧子,勾住弓弦的食指中指无名指的第一指节在长年累月的折磨下已经感觉不到疼痛了,他不合时宜地庆幸起自己是一个远程攻击手,起码同僚的鲜血不会染了他满手,触发他经年的噩梦。

在被沉默无限拉长的时间里,克林特忽觉背后一轻,随即滚烫的体温覆盖住了他整个后背。

皮特罗的双手环抱着他的腰,保护性十足地把他整个人都笼罩起来。

“我没体验过洗脑,所以没法评价你的第一套教学方案。但是——”皮特罗收紧了环抱着克林特的双臂,“但是,不用你教,我也会第一个冲上去救你的。我可是快银,我有超高的细胞代谢水平,没那么容易死的。”

然而……

克林特放下手里的弹匣,从葡萄藤缝隙里漏下来的一线阳光,正好射进他的眼睛里,刺得他眼睛生疼,眼球自动分泌出泪水,充盈了整个眼眶。

然而,没那么容易的却是活着。